记者暗访:"黄牛"站内拉客 "专车"送上大巴

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地方新闻

记者暗访:"黄牛"站内拉客 "专车"送上大巴

2016-07-17 13:55编辑:admin人气:


    本月以来,铁路杭州东站派出所已处理了300多个相关人员
  暑运到来,销声匿迹了一阵子的“黑车”“黄牛”又冒出来了
  本报记者跟随民警全程追踪“黑大巴”的生意链条——
  “黄牛”站内拉客,“专车”送上大巴
  本月以来,铁路杭州东站派出所已处理了300多个相关人员
  □通讯员 韦士钊 陈青霞 本报记者 朱寅 文/摄
  上个周末,记者的一位外地朋友来浙江出差,在杭州火车东站中转后,打算再坐火车去台州。
  可因为来得匆忙,买不到当天去台州的火车票,这位朋友最后让在火车东站一带揽客的“黄牛”给忽悠了,坐上了一辆站外组客的“黑大巴”。对于这一趟不长不短的旅途,她给出的评价是各种“坑”!
  为此,记者专门来到杭州铁路公安处火车东站派出所了解了一下,从他们的工作日志来看,随着暑期到来后铁路火车票的走俏,之前销声匿迹了一阵子的揽客“黄牛”又出来活动了。这段时间,民警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打击此类现象,而从7月份暑运开始后,已有300余人被警方处理。
  7月22日,记者跟随火车东站派出所民警行动,亲身体验了一番站外组客“黑车”到底有多“坑”……
  记者暗访  > > >
  Step 1:“黑摩的”司机揽客
  中午12点20分左右,记者来到了杭州火车东站地下一楼靠东面的一处自助售票厅。和记者同行的,是一名对此类情况十分了解,而且外地口音非常明显的朋友。
  售票厅里排着长队,声音也很嘈杂,刚进去时倒也没听到揽客“黄牛”的吆喝声。
  但当我们二人带着“没买到票”的遗憾表情向外走时,一名身材壮硕、挂着大金链子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人迅速凑了上来。“小伙子去哪里?火车票肯定买不到了对吧,要么跟我坐大巴去吧?”中年男子“殷勤”地说。
  “去宁波。”我们此前了解到,当天去宁波的火车票源几乎已售罄。
  中年男人一听,马上来了精神:“有的有的,有去宁波南站的(地处宁波城区较中心处)。我现在带你们过去,到了就能上车,100元一个人去不去?”
  我们答应后,中年男人转身带着我们出发,并打起了电话:“留两个位置,我马上送人过来。”接着,他便不时催促我们快些走。
  不过,对于在哪里上车、坐的什么车,中年男人却不愿多说,只是以“不远就到”、“正规大巴”、“有票报销”之类的话搪塞。
  跟着他快步走了10分钟左右,我们被带到了一条小巷子里。等候了半分钟后,他骑着一辆电动车出来了,并让我们上车。
  我们两个大男人只好艰难地挤上这辆小小的电动车,他载着我们在车流中穿梭,最后在老汽车东站附近的彩虹桥下了车。
  一到达,中年男人就顾不上我们了,大声和马路东面一名把脸遮了个严实的粉衣女打招呼。
  随后,他拿到了粉衣女给他的两张20元钱,转身又向火车东站方向开去。
  Step 2:“黄鱼车”送客
  粉衣女很快来到我们面前,她话不多也很警觉,向我们收了200块钱并递上一张“乘车凭证”后,指引我们到了马路对面。
  在那里,停着一辆蓝色大巴和两辆小面包车,树荫下挤着5个拎着行李的候车人,身后有几名男子坐在躺椅上,还有一名蓝衣女子正和一个乘客讲着价。
  见粉衣女带着新客人来了,候车人们纷纷询问“车什么时候来?”
  “再等五分钟吧。”
  “五分钟?又是五分钟!我都等了1个多小时了。”候车人中有一名女子显得特别激动(事后得知,她在当天中午11点30分左右就被忽悠到这里等车,花了130元钱,当她和我们同批抵达宁波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
  “快了快了,马上送你们去坐车。”粉衣女不耐烦地答复了一句,又去马路对面接一个客人。
  就这样在太阳下晒了快20分钟,粉衣女终于告诉我们要出发了,她把一名一直坐在路边的男子招呼起来,让他发动停着的其中一辆破旧的面包车。
  “不会是坐这车去宁波吧?不是那辆蓝色大巴吗?”“这车哪里挤得下8个人啊,太危险了!”客人们都不愿意了。
  粉衣女和那名司机几乎同时吆喝起来:“哪能让你们坐这个车去宁波?就是送你们去上车点集合,都赶紧的!”
  于是,连我俩一共8个候车人,挤进了荷载7人的小面包车。最后上车的我们俩,只好面对面地坐在地上……
  上车前,我们再次和粉衣女确认,车是到宁波南站下车的。而当我们索要车票时,她说就用“乘车凭证”去大巴车上找司机换。
  不知绕了多少小路,司机开着面包车把我们带到了杭甬高速德胜收费站不远处的一个小区门口停了车。
  比起谨慎的粉衣女,这名看起来五六十岁的司机,倒是个话唠。一路上,他不但毫不避讳地说,我们被那个粉衣女骗了,还把自己和这事情的关系撇得一清二楚,“我就是个司机,负责把你们送上车,这一车她给我40块钱。”
  Step 3:所谓的“正规大巴”高速路口甩客
  在上车点等了约5分钟,一辆宁波牌照的大巴车到了。
  说说是“大巴”,其实车里也就20来个座位,最后一排的座凳也全都被拆掉了。
  面包车司机抽出200元递给大巴司机,并催促我们8个人赶紧上车。大巴车随后就从德胜收费站上了高速公路,向宁波方向开去。
  除了我们8人,车上还有其他乘客。我们发现,除了杭州和镇海两个地名外,大巴上并没有再印别的站点。
  下午3点10分不到,大巴车在一处名为保国寺的收费站下了高速路,继续开了不到5分钟,又在一处名为塘民村的公交车站停了下来。
  “要去宁波南站的在这里下车,马路对面坐个965路公交车,10分钟就到了。”司机说。
  这一下,和我们一同上车的几名乘客都不干了。“说好在南站下车,这里一看就是在郊区啊!”一名男子大声嚷了起来。
  车上一名目的地是镇海的宁波当地人也有点看不下去了,“你们肯定是上‘黄牛’的当了,这车标着目的地是镇海,去镇海和去宁波南站是两个方向的,从保国寺这里过去至少要大半个小时呢。”
  但不管乘客们怎么说,大巴司机坚决不调头,僵持了一阵子,我们8个被“黄牛”揽来的乘客最后都被迫下了车。而车上也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正规大巴开具的、可以报销的车票”。
  随后,我们真的花了差不多1个小时,在下午4点10分左右才坐公交车抵达之前说好的宁波汽车南站。
  而这一路上,经过交流才知道,我们这些人坐车的价格都不一样,最后来的那名小伙子居然花了160元。
  纵深  > > >
  打击“黄牛”揽客
  东站铁路警方
  已处理300余人
  是的,站外组客的过路大巴就是那么“坑”。这些“黄牛”和“黑大巴”的存在,不但扰乱了客运站内的正常秩序,还抹黑了我们城市的形象。
  对于这种坑旅客的行为,铁路杭州东站派出所的常态化打击一直没停,从7月初暑运开始,他们已经处理了300余人相关人员。
  昨天上午,记者和杭州东站派出所治安刑警队队长徐警官一起在站内巡查了一圈,发现“黄牛”揽客的情况有很大好转。徐队长介绍,目前东站派出所安排了30名左右的警力,每天6次不定时进行专门的清查行动,另外还安排警力不间断巡逻查访。
  这样的打击力度,确实震慑到了不少揽客“黄牛”,有部分“黄牛”退缩了,但还是有人偷偷摸摸干着这个行当。就在22日记者体验“黑大巴”的同时,东站派出所就把一名冒头的“黄牛”安徽人杨某送进了拘留所。这个家伙,就是这段时间少有的往售票大厅门口一站、张口就敢吆喝揽客的主,还一度造成秩序混乱。
  杨某随后交代的,和我们体验的情况差不多,他说自己每揽一个客人就能拿到20元钱,而最后这些客人都会被送上一些在杭州上高速公路并且还有余座的大巴。当然,这些大巴是没有任何票据的,更不会把客人送到说好的目的地。
  而根据警方此前的办案经验,除了坐地起价、耽误时间、半路甩客的风险外,乘坐这样的黑车,司机为了多赚钱,超载、超速、疲劳驾驶等情况也时常会出现,安全风险很大,旅客的权益也完全没有保障。
  
(来源:)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gd686.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到大理喜洲 作稻田的守望者

到大理喜洲 作稻田的守望者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